铁骨铮铮陈槐熙

□王继峰

1932年夏天的一个清晨,武平象洞区的天空细雨蒙蒙。

乡间小路上,一个农民穿着补褂,戴着斗笠,在匆匆赶路。他将斗笠压得很低,但却遮不住一张英气逼人的脸庞。看这脸,是个年轻人。

前方突然出现几个穿军装的人。年轻人定睛一看,原来是三个荷枪实弹的国民党士兵。他心中一个咯噔,急忙转身,背后也有两个士兵,将他夹在中间。他吸了一口冷气,拔腿往左边的山上跑。只听一阵拉枪栓的声音,接着砰的一声。他感觉腿上剧痛,鲜血泉涌,挣扎着爬起身,士兵已经冲上来,将他团团围住。士兵用枪托狠狠砸向他的腿,狞笑着说:“陈槐熙,看你能不能飞走!”

年轻人叫陈槐熙,象洞区光彩乡人。他自幼为人厚道、正直,很早就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
1932年2月,红十二军攻克武平,武平县委和县苏维埃政府得以恢复和建立,全县又一次掀起了土地革命的新高潮。3月,红军攻打钟绍葵岩前的老巢,歼灭100余人。钟绍葵率残部仓皇逃窜,躲到象洞。

陈槐熙隐藏在老家,平时在田里耕作,暗地里却与白区工作部部长练灿华、象洞区委宣传部长陈仲平,以及当地党员保持联系。在白色恐怖笼罩下,他经常冒着生命危险为游击队传递情报,采运物资,还为武南游击队保存着12支步枪。

这天凌晨,他依旧和往常一样,急匆匆赶赴游击队驻地传送上级指示精神,组织斗争活动。孰知,由于叛徒告密,他途中被钟绍葵残部围堵。

刑房中,陈槐熙被吊在梁上,耷拉着头。他身上伤痕累累,有的伤口还在流血,有的伤口已经焦黑。地上横七竖八地丢着许多刑具,有打断的皮鞭,有滴着血的竹签,有发着焦臭的烙铁。

一个士兵坐在旁边吸烟,一脸无奈。这个陈槐熙真是个硬骨头,捆着打,吊着打,用火烧,用竹签插肉,各种酷刑都上了,也昏死了几次,但嘴里却只有一句话:“不知道!”用完硬的,再用软的,以厚禄诱惑,用亲人恐吓,但一样不奏效。

门开了,国民党保安团团长钟绍葵走进来问:“这个死硬分子怎么样了?”士兵急忙起身回答:“这个短命仔,无论怎么用刑都不招!”钟绍葵把昏死的陈槐熙踹了一脚,咬牙切齿:“那就把他关着,让他坐穿牢底!”

硝烟弥漫,枪炮大作,嘶杀声震天。

红十二军攻打钟绍葵的驻地。一场激战后,钟绍葵部被歼灭三分之二的力量。钟绍葵见势不妙,急忙带着仅剩100人的残部,经下坝逃往广东。

红军冲破囚室时,虚弱不堪的陈槐熙正坐在铁窗边,微笑地看着前来解救他的革命同志……

陈槐熙凭着铮铮铁骨,保守了党和游击队的秘密。后来,他担任光彩乡中心党支部书记,继续从事未竟的革命事业。

[责任编辑:]

推荐:更多精彩关注 m88备用网址日报微信公众号 | m88备用网址日报新明升m88备用网站APP

m88备用网址日报微信公众号m88备用网址日报新明升m88备用网站APP